恰如人间四月天

厦门

【好茶/美食】指尖血(2)

.苏稚宴:

       前文链接      01


       Cp:好茶,美食,后续可能会有冷战,其他自行脑补


       背景吸血鬼,ooc严重,雷死不埋。




         
          暴雨后的清晨,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投下细碎的圆形光斑。


          街上的店铺陆陆续续的打开店门,路边的小商贩们一边摆弄自己的货物一边冲来来往往的人群吆喝,早点的香味和嘈杂的声音在空气中肆意流窜。


          低垂着眼的少年穿着略显宽大但又用料华丽的衣裳,和一双并不合脚的镶着钻石的鞋子。


          “柯克兰大人说了,喜欢什么就去店子里拿,拿完签他的名字,其他的都不用管。”开口的是亚瑟给他的一个侍卫。


          王耀从出城堡就企图甩掉这个侍卫,可是并没能成功,受柯克兰大人的命令,我必须得保护你。那人只会面无表情的重复这句话。


         这让王耀格外的烦躁。


         你要跟是吧,我到要看看你是否跟的住,又转了三个巷子,王耀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的侍卫,心中冷笑。


         一件一件的东西买下来,跟在他后面的侍卫抱东西抱的鼻尖出汗,王耀却转身就进了一家木匠店,回来又给他拎了把格外高大的椅子。


         “您用不着这些东西。”侍卫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那把木椅。


          “嗯。”王耀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句,却固执的将椅子递给他,然后穿着不合身的衣服鞋子转身就进了旁边定制衣物人流最大的那家店铺,态度嚣张的像是在说我就是想买,你耐我何?你敢到亚瑟柯克兰面前告状吗?你敢吗?


         侍卫低着头嘴角抽搐。


         亚瑟·柯克兰,王耀抱着套洋装在牛皮纸上熟练的写出这个名字,递给店主,然后在店主惊讶的目光中转身就进了衣坊的隔间。


         王耀是铁了心要甩掉侍卫的,因为他答应过要在三个月之内给弗朗西斯寄一封平安信。


         “哎呀,小耀啊,你发达了可不要忘记还在和野狗抢面包的哥哥我啊,”王耀还记得那人坐在坍塌了一半的墙上,晃着两条腿,吊儿郎当的笑,身后是清晨的阳光。


        “嗯,据说贵族们的鞋子上都缝着钻石,衣袖上的纽扣都是金子做的,我到时候偷几个用信封装着寄给你。”王耀没办法和他一样笑出来。


          “这多危险啊,其实哥哥只想要你一封平安信而已。”弗朗西斯定定的看着他,“不然我会担心的。”


          “去你的,别拿骗姑娘的那套对付我。”王耀忍住离别时的心酸,笑骂着踹了他一脚。


        


 
         细碎的想念总是在离别后,在独自面对各种陌生的事物时滋生,王耀想要寄出这封信,瞒着亚瑟柯克兰的人寄出这封信。


         王耀拎进隔间的是一件束腰的黑色洋装,裙摆上绣着几只金丝蝶,做工精细。


          原本就生的好看,加上才十六七岁,身量不高且偏瘦,换上衣服将扎着的低马尾散开后盘高后,店子里新入的男客竟对着他吹口哨。


        王耀踩着那双不合脚的镶着钻石的鞋子,微微扬起下巴,光明正大的就从大门出去了。


          亚瑟柯克兰送给他的那个侍卫正坐在方才王耀硬塞给他的那把大木椅上,抱着大堆的东西冷着张脸盯着街对面的糕点坊发呆,样子傻的可爱。


         


          王耀是在寄信的时候遇见阿尔弗雷德的,当时他已经离那家成衣店离了三条街,并且买了纸笔写完了整封信,王耀遇见阿尔弗雷德时正在拆鞋子上的钻石,他光着双脚,一手抓着信封和鞋子,一手正用力的扯鞋子上的钻石,整个人看起来样子不雅又古怪。


         “小姐,你得庆幸亚瑟不能见光不在这里,要知道,他可是最注重礼仪的人了,他会骂死我的,他肯定觉得你得礼仪不好是因为被我带坏了。”阿尔弗雷德帮忙扯下了鞋子上的钻石,递给王耀,“嘿,你需要买什么只要写上亚瑟的名字就行了,你很缺钱吗?你要我鞋子上的钻石干嘛?”


         那双鞋子确实是阿尔弗雷德的,因为城堡里压根没有给他准备衣物,那是亚瑟在阿尔弗雷德的橱柜里给他挑的,当时他看见鞋子上的钻石并没有说出鞋子的不合脚。王耀捏紧了手中的信封,一步一步的后退,他抬头看着阿尔弗雷德。


          金发的青年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一双湛蓝的眼睛耀眼的像是晴空深海,笑起来阳光又人畜无害。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丝毫不像旧派贵族的人,却掌握了血族一半的权利,却是血族近千年来唯一的日行者。他不惧阳光,残忍程度和伊万布拉金斯基齐名。


           “大人怎么来了?”王耀退到收纳信件的木质箱子旁,将抓着信件的右手背了过去。


          “亚蒂给你做了饭,你甩了他的侍卫他不放心,把熟睡的我从棺材里挖出来非要我来找你,”阿尔弗雷德站在原地故作轻松的笑着,“他让我告诉你,城中的食物不够安全,但是假如一定要在外面吃也不是不可以,他并非一定要和你一起吃饭。但是你知道的,他一贯的口是心非,不善表达。”


         王耀背过去的手心冒着汗,亚瑟柯克兰,他写了一上午的名字,他用这个名字刷了一堆东西,可是几天之前这个名字还离他无比遥远,他手中捏着想要寄给弗朗西斯的信,故作镇定面无表情的抬头,,“我一会就跟大人回去。”


         “叫我阿尔弗就好,亚蒂那么喜欢你,你别和我客气。”阿尔弗雷德仍旧站在几步之外对着他轻松的笑。


          王耀知道穿着女装甩掉护卫后偷来寄信是瞒不过亚瑟柯克兰了,但是他并不死心,信封上来不及用火漆封口,扯下来的钻石也来不及装进去,王耀就这样把写着模糊地址的信件塞进了箱子里。


         信件从高处落下发出细碎的声响,和街上嘈杂的人声和蝉声混合在一起,并不分明,王耀微微松了口气,却仍旧面无表情。


         阿尔弗雷德却突然靠近,暧昧的用右手拎了拎他滑落到肩头的裙子肩带,“好了,化妆成女孩子甩掉侍卫瞒着亚蒂终于把信寄出去了,王耀我们该回家吃饭了,亚蒂还等着你呢。”


          王耀愣愣的看着突然靠近的阿尔弗雷德,被看穿且被人牢牢抓在掌心的感觉让他面色苍白,心脏一下一下的加快加重,不是因为眼前这张完美的让人沉陷的脸,让人溺死与深海的眼睛,而是因为骨髓里的凉意和惊恐。


          我从头到尾都被他当成棋子,或许亚瑟柯克兰也是。王耀捏紧了手心的钻石,嘴唇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穿着黑蕾丝的小姐,我不会把你的行为告诉亚蒂的,”阿尔弗雷德抓住了王耀的手,王耀挣扎却没有丝毫效果,“虽然亚蒂做饭确实很难吃,但是你也不能让他伤心,难道不是吗?他不会想知道你在偷偷给旁人寄信,这会令他难过,你知道的,他喜欢你很多年了。”


           假如他喜欢我很多年,那么他喜欢的根本不可能是我,王耀光着脚被阿尔弗雷德牵着向城堡走,地上微凉,石子偶尔划过脚心有细微的疼痛。


           他从未如此想念从小一起长大的弗朗西斯。
          







——————————————智障的文就是如此智障,相信我是好茶和美食……
         
       
         
        
         
          
         
          
       
        

好美。好温馨

霜雪:

啊啊啊发现之前发的若法子英漏了最喜欢的一张QAQ